部分 (选自夏日奔跑之声”            雷。密克摄影)

佛瑞斯特甘德                        运特 
           
                       
树干,沉浸于雾霭中
旋的叶,如门扇打开。在主干的
                           
皱皮上,一只黑冠鸟
             
啄着毛虫和花蝶。
未修剪的新枝与花距,
                    
潇潇独立,那透明的黄苹果树
枝杈中放出一位嘴的女孩
                    
吃力地踩着自行车
                           
穿过如野蜂般毛茸茸的
             
草地,她那装满硬苹果的
塑料袋吊在
                                  
把手上摇摇晃晃------

( 咖啡沏成忍冬青的味道。
启动的油不出水。
蜻蜓粘在谷仓墙上的影子里。)


***

            沉甸甸的雾霭,跑出一缕轻烟,在劣等香皂的
气味里纠缠不清。或她的
                    
衣裙,她那高抬的头,直得
                                         
爱玩隶姬娃娃------
      
电线卷筒上、也在照片里
                                  
稳,背景的
             
摆饰,衬托着那个女孩
                                         
鼓气挺胸
      
一个预设的姿势,一个小小的胜利
                    
来自那不断消逝的、
                                  
实于漆树的时光,
      
莺栖止
                    
梳啄羽翅,来满足
寂静的需求,看:那孩子的
                           
她的嘴唇,齐齐的牙齿------
                            (
和她手腕上的半月骨。
                           
树干上童话一样的门。
                           
逆行的蝌蚪在浏览水藻。)

***

                                    这样的缝里拉出一根线,意象
                                  
显露出一个小孩兴奋的目光
             
朝向那鸣禽催生的白桦树
                           
在一个本来安安静静的早晨
      
当一切都答应沉默
                           
除了落叶与伙伴擦身而过的
                                                
声音,
花腐、油的气味
                    
来自溪边的木瓜树丛
                           
那里一个男孩用鱼叉与灰耙浑水捉鱼。
                                                
道路岔开。往左
             
车印之间
                    
绵似的草地顺着长堤
                           
树间延伸,但是往右
那条未走的路,着阳光
                           
依然无人知------
                                   (
淤泥软软的入口。
                           
碎皮与短根做成的窝,似杯。
                                  
鸦的哇哇声。)

***

          她,象走近
说话树丛,小心翼翼地,
           
弯腰向前,欲摇欲晃的树
                             
原形在颤动,
     
帐形的轮廓里发抖
                       
以逃脱任何形状的控制,
它那炭泥色的影子
     
积在色彩分明的草地上
                             
风中------
                       
当星光朝太阳的黑
                 
弯去,而午间的鸟语也已疲倦,
     
她,如一个祈祷者,静止不动,
                 
们的视线被拴在她的
手臂、小腿、和裙褶上。
                 
此刻的时光象园木
                             
被巨钩翻转,
     
轻轻催她
向前的霞光中,
           
露出一片等待自己的空------
                                   (
遍体裂缝和漏洞的底石。
                           
满叶绿素的空气里渗透着他们的笑声。
                                         
们在扔苹果。)

***

 心中斜眼的狗,可以随意
                                                     
望一个方向,
        
可是那个孩子,膝内翻,
                 
胳膊钩成象一只杯子的把手,
面向镜头,此
                 
在狗与女孩的身后,远景渐失。
        
照片是否会顺从其景物,
                                   
屈服于它们的丰富多采?                                   
的黑暗
        
如一只大蜘蛛的血一样凝固。
夏日奔跑的声音,一个不好搭配的
                          
动词,渗透过度的记忆,从中
                 
这和这
                          
一起消失------
                                                (
交叉形的砾石顺着辫子样的溪流。
                                                           
黄杉与樟木的气味。
                                                              
如此响亮的光。)

***

                        她从一只白水壶里倒水
妈妈头发上,
                    
哗如祈祷的蜡烛,狗的
             
脸,在帝王般的夜幕里闪光。
那脆弱的------
                    
栖息在枝------
                           
后来她用手托着她的
                                  
似乎它无法自撑。
             
过的草,陶立克式的圆柱
                                         
被荒芜所绑架
一小枝千里光在前景
                           
彻底征服了它们。
                     “
这里现在习语,这里
             
是婚礼的花丛,
                                  
无力
                                         

      
这曲子
                    
她的脸并非
             
不可能不是最后的音符。
                            (
仿佛她已走到一个自己的角落,正在闲逛。
                                  
蜕皮,去掉外层的皮肤。
                                 
从门道看出去,一只公鸡。
                                  
狗倚着栅栏大叫。)
 

佛瑞斯特·甘德诗三首       现在时》节译 弗瑞斯特  甘德
在一个受群星控制的世代一些人温柔地着芯片电话说话
了取胆一些人给笼中的熊
一个拥挤的城市剪影一些人
闪烁在一片曳的天空之下
们为一些人将他自己挤进圣像中
街道底下电缆嗡嗡作响
男人身穿扎格西服,他的父正走进剧
裤边袜中
一种老鼠
白煦煦河般的游客沉溺于海
太阳的粒子携磁性线
入太阳系的密室
 
就像一切正正常,白鹭在近海的渠中啄食
人类基因组显示寄生虫的染色体
很久以前就被整合进我们的DNA--
我们是核心的杂种
--而游客们
带着相机在前排就座
敌人在逾越节晚餐上炸死自己
敌人在岩洞中发抖挨饿
敌人发射了一枚杀伤炸弹
一百万立方英尺的泥浆滑下斜坡
滑向拉古拿海滩的一幢孤单的平房
 
在英文中没有一个词对应于你腰部的斜面
你的鞋子里起来就像茶叶
当密度猛撞空着回响
双子星也被定在相互的奴役中
一只家雀在食器上擦嘴
你孤独的在夜我的正午
当我减弱支主旋律
你已经给我留下继续下去的西
仿佛雨中儿的细语歌石英和碱,亲密而鲜明的共生
准确性抗我
乌鸦警告着敬畏敬畏
 
 
穿自然和突的上升巨流
被混乱威着抵一个
赤裸裸的感
不可突破的降然后
抗拒它
当它的一声抵住内容
光沉淀它全部的能量如同蛾子的粉
鲑鱼向着它的出生水流的气息而在海潮中
银绿色的鳞渐成深
应该倒下, 应该挖空内部吗
从梦中醒来疲不堪迟钝如一匹
应该啪的一声裂开并溢出真髓
你将会我一个中止
是那受恩惠的期票
是一次意料之中的接近
 
 
之一            弗瑞斯特  甘德
当男孩青春期的巨大拉力从他穿一家子
脆弱不堪,并开始破碎如一朵浪花。
我吻你而你转过,女人什么?
初冬分每天都灰幕半垂。
当他用手指点着女人,样盯着他的手。
男孩的下固定好。仿佛在他牙齿后面,深至咽喉
男孩就像狗一的柔血肉里有一排新牙
在破土。一嘴何
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点。争论杂乱无章,,知所云?一
昏暗的逻辑谬论突如其来。
当一个,一个,当自杀这在他咆哮着的房里,
一切早地戛然而止。
男人写道,并非我被予了主,而是我被交予与主。我在它之内
如寄生。
他看女人的对众多并非自己预备的未来而皱缩起来。
所以在刻他栖居在响亮的身体中仿佛音。而他继续
仿佛机尚多。
我只要你走开,其中一个尖叫。
面无表情而乏味,屋着午后的月亮。
她把男人叫到地下室的一角。那些不是蜘蛛卵,他,并退着。
那些是它的眼睛。
当与自我遭遇成火山,便不可收拾。
撕开蚕露出真相,一个男孩陷于家庭。
仿佛他一直在等待。仿佛经验之内,意照耀之下,另有一种
经验悬垂着,不可命名。